品 迹

www.pinjiwang.cn

首页 >> 资讯头条 >>当代名家 >> 我的绘画自白书
详细内容

我的绘画自白书

     

南阳子

美术批评家  策展人  师从范炳南


    我的画还属于涂鸦阶段,虽则我也懂书写的重要性。在绘画的过程中,对笔性的理解和驾驭上,还是遇到了问题。就是容易被笔使作,不是人在驾驭笔,使笔。既然说要加强绘画的书写精神,在画的过程中,创作者却恰恰最容易忽视这个核心点,一味地烘染气氛,丧失了线条的律动之美。

 

眼下,我的画表面看着完整。但是这个完整是表象的。笔墨内在的空间之美被可以要表现的笔墨遮蔽了。这里我说的笔墨,就是刻意为之的技术。我明白了刻意为之的技术,徒有表现之力,而缺乏精神内在的属性。只画出了画的皮相,无法完成藏在笔墨中含而不露的内美。就是黄宾虹先生评论清代画家程邃作品时所说的“笔下干裂秋风,纸上润含春雨 ”。

 

还有一点就是笔墨形象的问题。明明知道要使形象立起来,可是在画的时候,自己会发现要想将艺术形象塑造好,没有大量的实践,一时半会是无法实现的。例如《安康农舍》,笔墨倒腾的空间关系还是容易跌在笔墨的泥潭上爬不起来。有些地方的水分多了,那是在掩盖认识上的种种不足。《大雨图》和《终南别院》,沿袭了传统水墨的灵光,略显松透,笔墨有气息。然而往深层看,由于卡纸纸本的质地无法包容更多笔墨的表现,失之浅薄。因为仅仅看到图像的外在气质是远远不够的,画里应多表现画外的工夫。我对自己的理解还是不够的,老想在笔墨中用狠劲,这是错误的选择。如果我哪天画轻松了,不这么刻意于技巧,从心源出发,自然流露就更上一层了。《秋山》是一幅坏画。是故意往坏处画的。为什么这样选择,笔墨会泛起了沉渣。这本是绘画的大忌。古人说“画欲暗不欲明”,我想往暗处画,用了墨中的“水沉墨”。犹如泥浆,在光鲜的画面不断以写的方式层层深入。我想看看效果,就是拿技术上的理念来深化画面。画到最后,内心有破败感。知道这是犯错误,犯忌讳。不犯这样的忌讳,是无法求证古人立下的“法度”的。有些雷池一越便死,有些雷池一越便活。死的地方是古人明确过的,活的地方是古人留给后人可以去探索的空白。

 

最后,我想讲我为什么起心动念去画错画。就是往坏处画。争取宁丑勿美的发现。被淘汰下来的画里,我选择的方法是往深层发掘笔墨最后的形态。那里边其实有我走过的路。被选出来的作品,看着好看,不耐读。就是看不到错的、坏的那些笔墨,没有轨迹和线路在坏的情况下的暴露。

 

我想把这些真实的感受直白地写出来加以自我剖解。我想做一个尝试画画的人。如果往坏处画,到底会怎样反之,是否会“反之亦然”。因为,现在大家都渴望画得很像好画,这样好画却被世俗的眼光糟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20181221日于雁塔之南


《安康农舍》


《大雨图》


《家家山野亦吾庐》


《昆仑》


《秋山》


《终南别院》




技术支持: 由【启点互联】开发建设 | 管理登录